其實好像也沒有什麼真的過不去的事情



就像植物學
一翻開就像一片天書一樣
各式各樣似乎沒什麼道理可循的英文學名
大葉小葉孢子體配子囊心皮雄蕊花萼
還有寒武奧陶志留泥盆紀
然後我一度以為
我無法看完這一章了
沒想到默默的也硬吃完寫了題庫
我想過了這一關
接下來好像和藹可親很多



上化學題庫一直快要有一種死撐著差點快翻白眼的感覺
但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好睏
嗚我想要精神飽滿的上課
捷運上西裝畢挺的伯伯提醒雄女認真讀著物理的學妹
有位子坐就要坐
不要一直用力撐著不拉把手
因為姿勢不良腳會受傷
最後我們四個人一起搭電梯
學妹虛心受教的笑容
以及伯伯善意的問候
最後讓我也帶著不由自主的笑容走出電梯



想說的只是
在國中還國小的時候
第一次看到aerobic這個單字
覺得他的組成實在太怪異了
哪有a跟e連在一起的呢
怎麼背也背不住
但又不喜歡就此放棄
硬背也是要把它背起來
就能夠轉成長期記憶



不難
我可以
像苦行僧般的喝酒吃肉吧
鞋還沒破
別說已經夠認真過
我轉了
那山也該轉了吧(但走山不要再來了)



來吧
我焚香默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kaoru 的頭像
rikaoru

rikaoru的部落格

ri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