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聽過一個螞蟻的故事嗎
不是我把量詞寫錯
而是一個
螞蟻的故事
關於另外一種昆蟲嘲笑著螞蟻總是
日復一日的辛勤工作
等到冬天來臨時
昆蟲要餓死了
螞蟻卻能夠安然渡過



最近是端午節
想起鹼粽
這種黃色的小粽子
要淋著糖水或蜂蜜吃的
是阿公最喜歡的粽子
身體狀況很差的時候仍然天天說要吃這種粽子
在某一年端午節附近
雄二訂起了粽子
我訂了一個肉粽
和一個鹼粽
不過再怎麼吃鹼粽就永遠都是這個樣子了



今年端午
阿媽買了一串鹼粽
媽媽把糖水倒出來後
用一個碗公盛水
再把裝糖水的杯子擺進碗公中間以防蟻
就這樣安然渡過了幾天
某個早晨突然發現
螞蟻竟然已經游過碗公裡的護城河
登門入室的襲擊糖水
以往總是只要用水澆牠
就一動也不動的螞蟻
現在竟然可以游過深深的溝渠
進犯甜蜜的領地?



你知道
這不是因為螞蟻想游過水才演化出的技能
而是牠們天生就具有這樣的基因
證據就是
除了勝利抵達目的地的螞蟻外
還有一群敗戰的死屍
載浮載沉地在白瓷築成的河流裡



Lamarck的use and disuse(用盡廢退說)
總是被用來與Darwin的差異性生殖比較
被簡化成帶有些許貶意的"acquired traits can be inherited"
以及那隻為了吃到葉子而拼命伸長脖子的長頸鹿
螞蟻不是為了游過水
才變成不怕水而且會游泳的



Darwin的The Theory of Natural Selection提到
遺傳特性的多樣化
在不同的生存競爭環境中可增加存活及繁衍的機會
有些螞蟻已經基因突變成
可以擁有不怕水的基因
能在這場諾曼第搶灘中奪得香氣四溢的戰果
這樣的優勢
才是天擇裡的適者生存



這天早上
這群身型比一般螞蟻更大更壯的雄兵
默默讓我想起了Darwin的Survival of the fittest
還有那些也許讓演化漸趨明朗的學者們
包括了Malthus的Principle of Population(人口論)
Hutton和Lyell的Uniformitarianism(漸變說)
或是Lamarck的用盡廢退



演化並不能讓生物趨於完美
這也不是演化的目的
螞蟻證明了牠能夠克服以往被認為是天敵的水
那我呢
我是否具有任何已具備的基因
好能在一波一波你爭我奪的競爭浪潮中
成為那個適任者
或是淹沒在時代洪流中的要被淘汰的浮屍?

創作者介紹

rikaoru的部落格

ri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