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街頭有斑馬躺立
這裡的品種太多
有的交叉時秒數不夠




春日的午后
說不準了其實是接近下午一點
踏著匆快帶點輕佻
耳朵掛著jason mraz和藍眼睛
刷進悶熱的捷運站




刺眼的白日
讓人陷身盛夏的錯覺
薰風不是這裡
而飄著北方的雲




錯置的季節與時間
而行人是否各就各位





當真正的南來臨時
我與你
正位在哪一個經緯
隔著時空相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kaoru 的頭像
rikaoru

rikaoru的部落格

ri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