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坐在那個暖烘烘的四樓裡
讓眼淚潰堤的導線是你
因為我沒想過
有一天會分開


for the second page of Taipei,關閉右方音樂並按此播放



如果要繞一圈才能與你相遇





台北人以前對我來說
是一個跟冷漠相等的字眼
我搭著爸爸朋友的休旅車搬進了大一女
大包小包的第一個認識的新朋友是金門人
然後跟一個高雄人一起渡過了台北的第一夜
隔兩天收好行李在校門口集合
第六小隊只有三個女生
兩個護理一個材料
那個留著短短的可愛頭髮白白嫩嫩的女生
成了我生命中第一個台北人
善良的那一種







 

你的名字很特別
也很容易被念錯
但我沒有念錯過
你總是對於念錯你名字的人感到無奈
也必須一遍又一遍的解釋正確讀音

你很白
白到擁有一個白斬的綽號
包包裡總是放一把薄薄的傘
無論晴天陰天雨天都要遮
手白白嫩嫩感覺很好命
就算環島曬出很醜的鞋印子
還是比很多人白









你是龜毛的處女座
買非必需品總是需要考慮非常久
你知道什麼該買
什麼不該
常常逛了一下午什麼也沒買
務實又囉嗦
跟你逛街常常會讓你幫我滅火











你一貫冷靜
玩黑色幽默很厲害
晚會時一直覺得表演很幼稚騙小孩
夜遊前講鬼故事一點都不害怕
還一眼就看穿隊輔的嚇人目的
說話很快卻很有條理
做報告比誰都有效率又快又好
很多事情常常一眼就知道重點在哪裡

但你也愛哭
哭點都跟別人不一樣
看起來堅強到像一面牆的人
卻會因為別人要不要去別的組
或是一些惱人的學人精
之類的理由
哭的一蹋糊塗







你我很沒默契
宿營時的毛巾接水球成績超爛
玩遊戲沒一次互相配合好
我們以為沒默契是因為剛剛認識
但其實四年過去還是沒默契

但之間又有太多心照不宣
你知道我想說什麼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不用多說一些什麼
那就是我們的習慣我們的眼神
自動佔好的位子拿好的講義
抑或剛好帶了差點一模一樣的拖鞋








我沒看過比你更宅的女孩
不是愛打電腦的宅
而是下課就一定要回家的宅
我們總是在一起
去逛街去外面吃飯的次數卻少到數的出來
一學期或一年才去一次的五分埔
或是我第一次的台北人的家
第一次坐到比公館更遠的小碧潭
你等下要去哪
我要回家

你的家人都很棒
有清秀的牙醫東東
很會煮飯的爸爸
熱情的媽媽
你甜膩的講電話聲
和他們一起吃飯看電視配鮭魚乾
解了我濃濃想家的鄉愁








你是環保小尖兵
每天都喝很多水
帶自己的環保筷
還強迫其他人少用免洗餐具
雖然你從不強迫我


你喜歡動物園
是很棒的解說員
有專業的非洲區
附帶介紹的相親對象
以及滿出來的熱忱
最期待在動物園裡看見你
還有你開朗的字句









全都是你,小豬最喜歡的小豬







 

校園很大
大考中心小廣場學騎超迷你腳踏車
椰林大道上揮汗雙載
509最後一排我沒有清醒過的有機課
你完全知道我的催眠罩門
女九排隊吃自助餐
校車上站著吃柏格王尼尼我要一人吃兩個
常常叫你幫我轉郵局的帳買網拍
你總是愛買台北地下街的190娃娃鞋
拎著我們送你的包包跟錢包
拿著有正點美肌模式的相機和我自拍






 

遠的要命卻可以常常逛信義區百貨公司的社區
我陪你去那個像鳥籠的公寓
你陪我去探勘地形
我們一起去過的幼稚園
睡覺會冷的健康服務中心
投影在牆壁上的簡報
在約好回去的時間之前偷偷去紐約紐約
一邊查滅火器過期時間
一邊逛專櫃買生日禮物跟試背阿泥阿司貝





交換今天病人又發生了什麼事
開心的快樂的好笑的悲傷的
全班最嘴賤
我們總是有一樣的想法
這些東西只能說給不會覺得我人很差的你聽
很想謀殺一些人
或是搥牆壁
討論要怎麼樣才成一吐心中的怨氣
又俗辣的啥也不敢做
然後互相安慰被學姐或老師電的內心
還記得黑皮哄
以及我想要一條土司嗎
你是我心中最特別的白衣天使
陪著男孩唱他最喜歡的陳綺貞
我一直記得你柔柔的歌聲






你說當我回高雄
一定會很想你
因為你也是





 


再也沒有人七早八早在櫃子前換護生服
沒有人帶好吃的便當裡有金針菇蛋
沒有人剝柳丁給我吃
沒有人幫我們安排關渡電腦大廠的連誼
沒有人吃便當吃超過一餐所需
沒有人有腦殘學伴超令人生氣
沒有人有一條紅線以及同志疑雲
誰還陪我一起便秘一起睡不飽一起寫報告?


你讓我懂得
擁有自己的世界很快樂
也不必強求要打入別人的世界
你陪我
在我最難過的時候讓我在湖邊吹風平復
寫文情並茂的文章安慰我
邀我去看獅子
聊天聊到說夢話
充滿愛恨情仇的水磁場
終於不用再害怕有落單的時候
因為我知道有一個人
一定是和我遊覽車坐隔壁
吃飯同一桌
大象騎同一隻
人妖摸同一個
睡覺睡同一間房間


我們一直都是同一陣線
不用黏答答整天廝混
各自做各自的事
各吃各的午餐
可是我們沒有秘密
不用瞞著對方
不需要感到尷尬
也不用猜疑
可以說出最真心的真心話
我知道我有你
你也知道你有我
我們一直
都是一起


也許選擇護理系
天生就該認命畢業後會各自忙碌
但你也知道我就是這樣
擔心著每一個遺忘或分離



我的豬頭我的蒜頭我的小豬屁
希望你也如我愛你一樣的愛我
包括我的狗嘴吐不出象牙
還有我的臭臉
怎麼辦
說了這麼多
我還是忍不住想你
希望回到某個午後或某個腳踏車前座
然後一回頭
就有為我撐著傘的你








那我可不可以
在這裡等你
創作者介紹

rikaoru的部落格

ri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pl9966
  • 哇哇~
    你們一定很好吧!!

    但...
    那個很高很高的~
    我光看照片就嚇死了==
  • 超好!!

    我本人也是快嚇死了
    但她是不太怕就是了XD

    rikaoru 於 2010/04/07 07:40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