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第一次高鐵開通的時候
1/31前半價
時間橋不平然後心裡默默生氣
最後不用驗了就開心
拿票的前一天還去了衣蝶
那天是導生宴
坐在特優級廁所裡等人去看電影
單車上路

 


搭上車的那天還需要去板橋站轉車
好像都那樣新鮮
拿著相機亂拍
還好有上傳到其他相簿裡
車上什麼都要拍
買了杯咖啡也拍
經過的每一站到站時間站名都拍
我覺得想拍下的
不只是搭高鐵的興奮
還有很用心的喜歡
我最喜歡
能夠一起回家的人

 


然後慢慢習慣
習慣走進高鐵站
不耐的等待自動售票機前
永遠都有那麼多不會操作的人類
想用最快速度按下螢幕
然後不甘願的迎接可能有11個50塊硬幣
讓卡片被吃然後吐掉
已經忘記什麼時候開始有自由座
我喜歡兩人座靠窗
縱使我
沒那麼常看窗外
打開筆電播放抓了很久的電影
像是金田一跟拜啟父上樣
習慣跳過新竹桃園嘉義台南
然後我一直都很習慣
一個人回家

 


回家的路程通常很短
享受那個過程是快樂的事件
搭客運可以看三部電影
一部看完一部頭尾中間睡著另一部看一半
搭火車可以讀共筆然後偷瞪站著的胖子擠來擠去
搭高鐵可以聽音樂偷偷期待高鐵妹推餐車過來
雖然我最喜歡有人一起回家
可是也很喜歡那種小小的獨處感
身在一個空間裡有74個不認識的人類
一起從某處抵達某處
你讓我先過
然後踏出車門後
此彼一廂再次擦身又是新面孔

 

 

什麼時候開始
爸爸不再開車來後站接我
而是搭著捷運來等我
最後變成叫我自己搭捷運回家
我從來就不堅強
不適合那個車站的布景
該笑著迎接的時候感到難過
該難過的時候更符合導演的橋段

 

 


我總是懊惱著
為什麼忘了擁抱
忘了說保重或忘了說我會想你你要想我
縱使我還是會一直回家
可是這儼然已成為一種保持心安的儀式
不諱言的我迷信
迷信於自己訂下的規矩
路過某些路段該藏起大姆指
忍住蚊子叮不抓可以實現最微不足道的願望
成為自立門派的信徒
卻從不深信那個應奉為圭臬的自己

 

 

刷著一卡通出站
絕對會想著為什麼不跟悠遊卡合併
眩目但不承認是刺眼
離開了南台灣後
才會真正發現那是一個不可多得
我猜測為什麼我會那麼快樂
因為雨總帶來憂傷
踏著水窪撐著傘並不會覺得侵略別人領域
而是真切地感覺
我的世界就剩這樣
zoom in到這個傘的範圍
終於了解傘大的豪氣
cuz the world's size depends on the size of your umbrella
南台灣並不常下雨
冬天不需穿到羽絨衣
我喜歡喊著冷
然後讓家人問我為什麼不加件外套
我喜歡起床打個噴嚏
揉揉鼻子笑著說我們家族都鼻子過敏
高雄的空氣讓很多人皮膚不好
可是我只要睡飽了
然後用很多膠原蛋白
臉就會好的跟什麼一樣
我喜歡一天時間剩下一半
醒來正午睡滿12個鐘頭

 

 

下電梯那是我成長的地方
有唾手可得的草地
早上還有雞跑來跑去還會啼
倒垃圾不用追車
人家停水停電我們家正爽快用電
每家門前都有盆栽
我們的鐵門總是不到160公分
這裡只防君子
窗旁有長成遮雨篷的九重葛
在寒冬跟炎夏夜裡開花的馬拉巴栗
何時葛藤已亂成一團
因為悵然若失那為它修剪的皺縮的手?
哪時候暗香飄過鼻中膈
抬頭猛然才見栗樹已長得頂到二樓陽台?
夏天收成的白鶴靈芝
塗抹鎮膚的蘆薈
媽媽說:路邊會不會有紫蘇? 讓我來找找看

 

我喜歡觀察大理石
拼湊出抽象
然後具體的給予想像
熱水器以前會爆炸
如果讓我選
我寧可那個會罵我亂轉亂丟東西的人還在
用一百個會爆炸的熱水器來換
我最不喜歡失去
我最愛每天都有新鮮事
可是人都要維持現狀
少一個都不可以
增值可以減少不行
夜晚還是那麼長
思念卻像個黑洞一樣

 

 

陳綺貞說雨天的尾巴勾起我小小的鄉愁
閉上眼睛就能夠看到
飯桌上有五付碗筷
祈禱的時候迴向的時候
還是會提起
坐在那張椅子上
靠在那張沙發上
我喜歡假裝你還在
然後
起身

 

 

我說要用盡所有辦法留住
不要剩下遺憾
我用了
盡我所能
然後我才剛離開高雄市16個小時
又嘆又呢喃
果然又漏了東西在家
不只是護照
還有那個幼稚的沈家女孩
膩在床旁說
爸爸媽媽我做惡夢
睡不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kaoru 的頭像
rikaoru

rikaoru的部落格

ri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